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龙根

 
 
 
 
 
 

留影 · 记忆

2014-10-21 16:08:54 阅读149 评论2 212014/10 Oct21

每一次荒友聚会,总离不开留影留念。集体合影是必须的。聚间,或各小群体,或三、五相拥。留影已成为不可缺的主题。与其说荒发相聚留影是为了保存欢聚时的喜悦,不如说,其实是与回忆合影。总想在现在照片中追寻一些过去的记忆。这是一种情感和不舍。
知青时北大荒农场的记忆,是一段苦涩、辛劳、酸楚,偶尔也会尝到那么一点点与幸福无关的"甜"的、绝对难忘的纪忆。它难以复制,它也永远无法被删除。不时地在脑海中浮现。只有当与荒友们相聚时,体现的共鸣,没有知青经历的其它群体永远无法理解。见到荒友,往事喷涌,才有唠不尽的荒友情谊,說不完的"战天斗地"的故事。看看今天每一次聚会时的留影,就会忆想起无数平凡但刻骨铭心的故事。似乎成了一个老知青退休生活中的一种享受了。
今秋国庆长假间,为迎接来自福建的房同学老荒友,我们老九连部分荒友又相聚了。一群"疯老头""疯老太",那象是年过花甲。那阵势,那劲头,整一个在连队时

作者  | 2014-10-21 16:08:54 | 阅读(14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回忆下乡时的杂事 · 十月的往事 ·

2014-9-29 21:13:52 阅读141 评论8 292014/09 Sept29

十月一日,我们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诞辰之曰。在迎接国庆65周年欢庆之时,不由我再次回想起一九七五年十月的往事。
七五年,一場"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功闹的乌烟瘴气,风嚣尘上。印象实在太深了。因为就在那年,刚过国庆,我身不由已的倦了进去,差点成了"唯生产力论"的典型。
十月,是农場收秋最忙时节。三大作物中小表、大豆因是机械化作?,基本完成收割任务,大部劳力集中开始收割玉米。收玉米可全是人工活。先把玉米棒搿下,成堆堆在地间,再割玉米杆成维(作冬天烧火取暖之用,主要供给家属区),然后由马车、牛车拉回場院再脱粒。也是人工装卸。特别费人工,劳动量相当繁重。东北的天气,十月初头場雪不大,是乎老天爷对人们发出通知:要入冬了。接下来总会有一段时间的晴好天气,第二场雪,才是真正的大雪,辅天盖地,上冻,直到来年开春,融化。所以抢在第二場大雪前把玉米及其余另星的小麦、大豆,一齐拉回场院。要是耽误时机,

作者  | 2014-9-29 21:13:52 | 阅读(141) |评论(8) | 阅读全文>>

老同学归来

2014-9-22 19:21:11 阅读119 评论2 222014/09 Sept22

九月二十一。我的老同学又同为五分場荒友的房秀英女士,从福建回沪探亲回上海了。巧逢好朋友夏晓雨召集一些老伙伴聚会。得知此消息,立马向她发出邀请。我们相聚了。
七三年,农場输送去上海上大学,一别四十一年。她大学毕业后,转战西北,华南,事业有成。如今,福州定居,伺候婆婆,相夫敎子。现已退休,家庭幸福。
四十一年后第一次相聚,她不顾旅途劳累,才到上海就急急赶来。用她的话说:与老连队的同伴会面是头一重要大事。是她一直期盼的。事先,我们商量,先不作介绍,由她相认。还真了得,在座十六人,除三位有些模糊,其余的她都能一一报出名来。可见她对五分場荒友的思念、记忆是那样的深刻。席间谈起了拜读她的关于上大学时发生在北安车站的险事的回忆文章。特别想知道:那位二次穿过火车车底、追抓窍贼的仗义大俠是谁。迷底揭晓:是那天为她送行中的五分埸天津知青周永丰。周永丰时任五分場通讯员,为人豪爽、热情。返城后是上海女

作者  | 2014-9-22 19:21:11 | 阅读(11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回忆下乡时的杂事之 · 机耕队 · 步弓子 ·

2014-9-20 19:22:20 阅读106 评论5 202014/09 Sept20

从到农埸至进机耕队,二年多的时间,是如何活法你呢,套用一句上海俚语:"混头势结棍"。食堂干过,进过水房,搞过农工冬训,还在马号干过二天起厩的活。放过炮,挖过沟渠。农忙时,铲过几天地,割过会麦子。看过场院。大都时间都在各处混。冬天宿舍取暖燒火,都有我份。从不参与学习什么再敎育的伟大啦,还有讨论改造世界观什么的。统统与我无关。我行我素,谁也别来惹我,整一个玩世不恭的主。不过呢,我有个特点,混管混,不管混在什么地方,在干活时,却是很认真的做。否则也不可能混的那么自如。
调进机耕队,出乎意料。苐一反应:混,该结束了。得好好寻思寻思。往后日子长着呢,将来会怎么样谁说的清楚,无法预料。认了吧。"树挪死,人挪活"。再则,自暴自弃的结果,只会毁了自己。暗下决心:要有爷们的气概,才是真男人。
到机耕队,先是在东方红54型包车组,麦收前,場部调给五分場一台东德进口的自走康拜因,组成新的包车组。可能

作者  | 2014-9-20 19:22:20 | 阅读(106) |评论(5) | 阅读全文>>

回忆下乡时的杂事之 ·机耕队 · 月亮销 ·

2014-9-11 19:10:30 阅读87 评论4 112014/09 Sept11

在农場,机耕队是知青人人都想往的部门,尤其是男知青。别看那些师傅们一个个"油蚝子"似的,那是身份,是技术活。在知青眼里就是了不起,羡慕的很。那么,"月亮销"又是什么玩意,与机耕队、与我又有什么关联。其实,"月亮销"是柴油机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小零件。就是这小小的零件,却成了使我进机耕队的"介绍信。"
我是中技生下的乡。学的专业是"运输"。在校除了理论学习,实践就是捣鼓汽(柴油)车。那时,敎:认真、负责。学:刻苦、努力。虽然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学习,还是学到了一些基础知识。到了农場,除了年龄比先来的上海知青大了几岁,谁知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不就一个知青么。想进机耕队,咱说了也不算。难!谁知,世事难料。偶遇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使我梦想成真。
73年,春播前的一天,是休息天。我上水房担水,水房外放水处围了不少人,都等着打水,却没水。说是抽水的机器坏了,正在抢修,快好了。反正也是等,瞧瞧热闹去

作者  | 2014-9-11 19:10:30 | 阅读(87)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徐汇区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