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龙根

 
 
 

日志

 
 

回忆下乡时的杂亊之。 抓特务 · 糖三角  

2014-05-15 18:4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1年收秋时节。刚下了头场雪。十月中、下旬。小麦、大豆、玉米三大主要作物收秋进入苐二阶段。一边抓抢把田间收割下还未脱粒的作物往場院拉,一边场院同时进行脱粒。为的是抢在大雪复盖时减少损失,又可改善作业环境,减轻劳动强度。
那天,天开始黑,收工。累的可呛。赶紧的吃饭、洗涮,睡觉(人已机械性的麻木了,只有二件事来回重复:吃饭,睡觉。仗着年轻,一觉醒来,又生龙活虎)。朦胧间,哨声响起:九连男排紧急集合。传达上级紧急通知:苏修为破坏我文化大革命大好形势,派谴特务已进入黑河地区,企图通过五大连池、老黑山一带向北安流窜。要求我五分场九连男排抽出部分战士组成基干民兵排参加由地区、县统一指挥的抓苏修特务的这一光荣的政治任务。待命,等指挥部来人,带我们去指定地点,蹲坑潜伏。连里决定:任务重,时间长,每人配发五个糖三角作干粮。并宣佈名单。我有幸成其中一员。
"抓特务"外加"糖三角"。无疑给劳作、睡觉这一单调、枯燥生活的青年带来巨大冲击。
"抓特务"以前从书本,电影中知晓,现在身入其景,嗨!真得劲。"糖三角"又那么馋人。兴奋、刺激,一个个象打了鸡血似的。
三十余人组成的基干排整装待发:棉衣、棉裤、棉胶鞋、狗皮帽。得穿厚实点,初冬,深夜,又是在野地,冻出病麻顷了。可惜没配备任何防身武器。谁也没意识到,赤手空拳真遇上武装的特务,咋整。
大约十点过后,指挥部派的入到了,带领我们一行出发,直插北岗。一出分場,人就被黑暗吞没,伸手不见十指。好在自己分场的地界,知道怎么走,还行。行进中的战士还在热议"抓特务",透露出这群楞头青的兴奋。出了北岗五分場地界,还往北进,迊接我们是无法看到头的大荒甸子。灌木丛丶野蒿草,石头喇子,野草塔头,嗑嗑拌拌影响行进的速度。这是到哪儿啊,怎么还不到地呢?老天爷帮忙了。残月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凄淡的月光下,一行长长的人影在向西移动。队伍很靜,精神头没了,一个个又象吃了猴皮筋的鸡:蔫了。一声"到了",队伍停下。四周一看,我们站在一片刚被人割去秋草(上冻前打草当柴禾作冬天燒火取暖用)的草甸子中。借着月光,隐约看出一条留有大车车印的废弃的大车道,不熟悉的人还真不知这里有道。带路人介绍:东面丘陵地无人居住;南面你们五分场;西面向阳屯生产队;北面老黑山。你们的任务:道二旁潜伏,有人就抓。並告知,任务结束会通知你们撤。他走了。我们分二拔道边安营扎寨。一路走来,走了多少路,没法计,估计走了有三小时。
干了一天重体力活,又火燎火燒的赶路,路又十分难走,没有路趟出路来,都累趴下了。真想美美睡上一觉。可不能睡,荒岭野地,寒风凛凛,睡出个三长二短,作死。也不敢睡,要是真有特务从我们身边溜过,那还得了。干些什么好呢,苦中寻乐,乱扯呗。
"真会有特务?不要又是搞演习?"
"只有憨度深夜到这里来。"
"这条路我们也不知道,特务怎么会知道。"
"假使特务来了,肯定有武器,我们那能办?"
有人想起这个问题。沉默。不敢想,換个话题吧。扯到"糖三角",哈哈,又来劲了。有的吃了俩留下叁个,舍不得全吃完;有的直夸好吃,因那年头好吃的实在太少;更有的联想到肉包子。我呢,不怕笑话,五个"糖三角"出发前己全部消灭。你想呀,热腾腾、香喷喷才出笼的"糖三角"太馋人,慢慢回味更有意思。
人太乏了,特务是抓住还是根本没到此地,谁也不知道。天亮后总得有消息吧。老天爷再帮帮忙,让太阳早点出来。实在太难熬了。
直到天亮,太阳升起。没人来通知我们,撤还是不撤。纠结。不管了,集体决定:撤
一群隔夜面孔,疲惫不堪的终于到家了。差不多十二小时的折腾,真是莫名其妙。回到连队接到通知:辛苦了。休息,睡觉。参加晚班脱粒作业。"蹲坑"、"抓特务"好象根本沒发生过。冤气但无奈。不过,甜甜的"糖三角"我却记的真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