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龙根

 
 
 

日志

 
 

. 探亲 · 续四 · 后记 ·  

2014-07-17 17:0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苐三站·。 天津。
25日。我们定的是上午10:33哈尔滨至天津的航班。一早,立钢就来宾馆接我们上家里。昨晚上分手后,他们夫妇並沒休息,为今天送行早餐而忙乎。端上热气腾腾的饺子;熬好的小?子粥;配上可口的小菜。是啊,在黑龙江的日子自始至终都融合在真诚的亲情中。机場相别,立新、立钢回去吧。真正辛苦你们了。
下午,飞机准点到达天津。史大宏、沈小贞夫妇前来接机。同来接机的还有一位天津伙伴:韩亚威。当年机耕队的好伙计。分别三十多年今又重逢:诚然,岁月都在我们身上留下了印痕,却抹不去我们彼此间的记忆。恍惚又回到了过去,收工回来在集体宿舍里,嘻笑、打闹。看到老伙伴的笑面,依旧的神态,太高兴了。原计划,先去市里,挨日再来探望天津东区的朋友们,亚威提出:都到家门口了,自己家里已按排好,很方便。客随主便。亚威骂车前行,大宏开车后随。出机場,下高速,进入一繁华商业区,停在一楼房前,到了。五层的大楼房,临街面四个大字高掛:"德邻宾馆"。底层面街一溜商铺。据介绍,这全是亚威的产业。回津后,多年的打拼,如今的成功。亚威,你真行!是夜,休息在舒适的客房内,还沉浸在欢聚情绪里,久久不能入睡。无价的下乡情,毫无掩饰的自然流露,令人回味。
26日.张广和、孟庆洋、王振生、孙惠敏等天津朋友早早就来到宾馆,会面又是一阵激动和兴奋。大宏,小贞夫妇女也赶来了,真热闹。从热烈的叙谈中,清清楚楚感觉到:步入老年,天津的老伙伴们过的都挺好。老朋友安好,我很欣慰。为他们祈福,是我"探亲"的願望。中午,亚威夫妇在"友鹏海鲜酒楼"摆下酒?。大宏又去机場把从上海赶来天津与我们会合的石旭清接来。一个大包厢,丰盛的菜肴,无不表达了天津老知青的深情厚谊。还有一惊喜等着我呢。从永丰知青网上得知,今天是我65岁生日,亚威捧出个大蛋糕,为我庆祝生日,在天津,在胜似亲人的老朋友祝贺声中,我当寿星了。我知道自已生日,在以往的二十多年,每年生日都有点伤感,基本是有意忽视的,可今天的生日,完全出乎意料。置身于充满温馨友情中,这种感受,甭提有多好,陶醉了。谢谢亚威夫妇,谢娜大宏、小贞夫妇,谢谢天津的老伙伴门。
与东区的朋友分手后,亚威和我们一起到大宏家。用大宏话讲:不去住宾馆,全住我家。我们零距离相处,就象下乡时一样,过集体生活。为此,夫妻俩还把儿子、儿媳、孙子给外派了。恁大的住屋,任凭我们自由行动。确确真实的大家子。
27日.我们几个还在甜睡,大宏和徐金虔他们几个已晨泳回来。大宏有个好习惯:晨泳。他家附近有一公园,专门僻出湖区,供市民晨泳锻炼之用,限时早7:30以前。很受市民欢迊。徐金虔过瘾了,他也喜欢游永。戏水大自然。郑秀珍还攝了像,这可得好好保存,太有意义了。
遵照主人的按排,大宏、亚威当"车夫",前往河北蓟县,游览黄崖口长城。与八达岭长城相比,异曲同工,但又别有一番雄姿。站在长城箭楼眺望,一条巨龙逶延在群山间,人显得那么渺小。"不到长城非好汉",才爬了一段,看来,老人要当好汉还真有点儿勉为其难了。不过"好汉"还是有的,徐金虔挎着像机,走了几个烽火台,直到最高点,唯一留存的一段古长城处,才尽兴。我呢,穿着老破皮鞋,脚都起泡了,打住吧。
午餐,就地品赏河北风味的农家菜。有一道菜,印象特深:"花椒叶炒鸡蛋",淡淡的花椒清香和着草鸡蛋,鲜美可口。稍微休息返程途中,沿着公路往东转向,驱车100多公里到达清东陵。皇家陵地宫庭式的古建筑群。金黄色的大殿镶嵌在绿山群岭中,叹为观之。
整整一天游玩,有点累,但很开心,大宏、亚威全程陪同,还要驾车,他们一定更累。晚饭后,亚威回去了,还有一大家子的事需要他管理,可不能为了我们耽误了。亚威,多保重,祝愿事业兴旺发达。
28日.明天要回上海,把回程的票务问题处理好,几位女士在大宏、小贞的陪同下又上街置办土产。回家后,自由落座,过去、现在,海阔天空闲聊,集体生活的感觉,太美了,几天的共同生活,我感觉到大宏以前所没有显示出的体贴和细赋的一面。为家庭,为爱的人,无微不致的细心和周到。游泳、弹琴、照看小孙孙、操持家务。大宏、小贞的家,充滿温馨。充实丶美满。晚上,夏国友、王东风、刘?雅和我们一起出席告别晚宴。我们一行,由衷地感谢大宏夫妇,亚威夫妇,感谢天津朋友们的热情款待。为天津朋友们的健康、快乐,干杯!期待着在上海,我们再相会。
· 后记 ·
短短的十一天"探亲"之旅。相当圆滿。从五分場、五大连池市、哈尔滨到天津。处处洋溢着三地老知青的荒友蓆、永丰伙伴情。我深信:知青,对自己经历过的这段历史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哈、津二地的老知青们是把我们几个人当作共患难的上海知青这一群体,用心表达他们的欢迊。我,一个退休的当年上山下乡的老知青,永远怀念他门。愿所有的老知青,健康、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