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龙根

 
 
 

日志

 
 

回忆下乡时的杂事之 · 机耕队 · 步弓子 ·  

2014-09-20 19:22:20|  分类: 农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到农埸至进机耕队,二年多的时间,是如何活法你呢,套用一句上海俚语:"混头势结棍"。食堂干过,进过水房,搞过农工冬训,还在马号干过二天起厩的活。放过炮,挖过沟渠。农忙时,铲过几天地,割过会麦子。看过场院。大都时间都在各处混。冬天宿舍取暖燒火,都有我份。从不参与学习什么再敎育的伟大啦,还有讨论改造世界观什么的。统统与我无关。我行我素,谁也别来惹我,整一个玩世不恭的主。不过呢,我有个特点,混管混,不管混在什么地方,在干活时,却是很认真的做。否则也不可能混的那么自如。
调进机耕队,出乎意料。苐一反应:混,该结束了。得好好寻思寻思。往后日子长着呢,将来会怎么样谁说的清楚,无法预料。认了吧。"树挪死,人挪活"。再则,自暴自弃的结果,只会毁了自己。暗下决心:要有爷们的气概,才是真男人。
到机耕队,先是在东方红54型包车组,麦收前,場部调给五分場一台东德进口的自走康拜因,组成新的包车组。可能是我学过驾照汽车的原因,有幸成为一员。麦收尾声时,場部指示:机耕队要实行单车核算制,明年正式执行。于是,我离开车组,当上了机耕队统计。大约11月份吧,地间作业基本结束,我被借调到場部公安分局协工作,直到74年春节探亲返农場,真正开始进入新的岗位。
74年开春。分場各排为新的一年春播开始忙碌。一个冬天下来,机耕队各车组也做好了准备。作为统计的我早已开始了实际行动。机耕队统计原由分場统计兼顾,我特地前往请教。介绍说:也就隔段时间向場部电话汇报各阶段的作业进度,毎年年底填些上面发来的各种表,"三分统计,七分估计",很简单。可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些不对。统计是严肃的,怎么可以跟着感觉走。再看現实,却是如此:台帐、报表等各种基础资料全部为零,什么也没有。我又是一个生手,真难。好在春节探亲在上海时,有心的找看一些资料。返回农場后,有意识的开始"必须做个合格统计"的准备。第一歩!向连部、刘队长、分場统计处找了一些过去的旧报表做篮本,自己设计,制作二大类的报表。一,各车组单车登统核算台帐册。二,各类作业情况登统表。第二歩:向连部借来一張五分場全景地貌图。这图是五分場建立时由专业测绘机构提供的。从图反映出五分場生活区、地块的分佈,及周围地形的概况。要想知道各地块的长、短、宽、窄的数据、面积多少,只能根据图上标的比例自己计算。前辈们垦荒,因受植被的影响,各地块的大小,形状是随意的。面对地貌图,刚开始还真有点抓瞎。我才明白,老同志们对咱五分場倒底有多少耕地,,全是传承下来的估计数。有的说七百多垧,有得说八百来垧,还有的说也就七百垧(1垧=大亩10亩=标准亩15亩。1标亩=666平方米)。我是现任统计,必须摸清家底,重新量测。最起码要在每一块耕地的空白处,填上面积实数。
地刚开始解冻,地里残雪还未化尽。用了几天时间,五分場所有地块我已起一遍。要知道头二年混日子还没好好下过地,对耕地的现状不熟悉。这一圈下来,心里有了底。上木工房请师傅齐家瑜(天津知青)做了一个可拆、併的丈量工具:步弓子。配上一块文件夾扳、纸、铅笔和一把小尺子。又自己做了几面小旗子,一并带上,这是我的全部装备。别说,还真有点儿架式。开始我的行程:测量、制图。毎到一块地,取几个点,插上小旗子,作座标。打开步弓子一跨二米,先把大的整块的量出,根据比例画好,这简单,我用小旗子把地分隔成整块和零星,麻烦的是 ,隔出的地头他脑丶边边角角,没有专门测绘工具,只能再分成一小块、一山块的量算。不厌其烦画好草图回到宿舍再与地貌图套、对。重新制图,编上号。如此这般的我跑遍了五分場每一块耕地,走遍了五分場所有的地界。抗着步弓子,外带小旗子已成了我的标志(今年回农场探亲,老人们还说,你就是抗着步弓子在地里来回跑的小余子)。这此新的数字,並不是一次就敲定:播种时量算,夏锄复量,收割期再量,日复一日,翻复核对才定最后数据。经常是,在北岗或东岗,或西岗一大片几百垧的耕地中,就我孤独一个人摆着步亏子,迈步急走,行在其中。每天最早下地,最晚回家。因为我还要为每车组当日作业进度核突,以便台帐登统。工作量之大,自己知道,很累,好在年青,坚持,就是我鸁。
从开春到上冻,走了多少路,没统计过。穿坏了两双农田鞋,却是实实在在的。能为每一块耕地标上正确的面积实数(简易工具测出的数字,肯定不精确,只能基本正确吧)。完成了心愿,很开心。
74年一年,相当辛苦的一年。自己的付出,滿意的结果,得到了上下的肯定。还挺自豪的。收获也很大,为我今后的农場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74年结束了,我在机耕队日子也随之结束。带上步弓子,调任分場统计。在老同志的帮助和支持下,一改过去分場统计的工作习惯,我成了五分場生产大调度员了。半年后,进了连部班子。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