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龙根

 
 
 

日志

 
 

回忆下乡时的杂事 · 十月的往事 ·  

2014-09-29 21:13:52|  分类: 农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一日,我们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诞辰之曰。在迎接国庆65周年欢庆之时,不由我再次回想起一九七五年十月的往事。
七五年,一場"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功闹的乌烟瘴气,风嚣尘上。印象实在太深了。因为就在那年,刚过国庆,我身不由已的倦了进去,差点成了"唯生产力论"的典型。
十月,是农場收秋最忙时节。三大作物中小表、大豆因是机械化作?,基本完成收割任务,大部劳力集中开始收割玉米。收玉米可全是人工活。先把玉米棒搿下,成堆堆在地间,再割玉米杆成维(作冬天烧火取暖之用,主要供给家属区),然后由马车、牛车拉回場院再脱粒。也是人工装卸。特别费人工,劳动量相当繁重。东北的天气,十月初头場雪不大,是乎老天爷对人们发出通知:要入冬了。接下来总会有一段时间的晴好天气,第二场雪,才是真正的大雪,辅天盖地,上冻,直到来年开春,融化。所以抢在第二場大雪前把玉米及其余另星的小麦、大豆,一齐拉回场院。要是耽误时机,就得在雪地里抠挖被雪复盖的作物,累人,费时,太遭罪了,且损失太大。作为负责业务生产、管理的我,各处来回跑,尽力按排更多的劳力,放在收玉米上。谁曾想,闹的邪乎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狠批"唯生产力论"的运动,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白天忙收秋,晚上还要开会大批判。这是政治任务,虽无奈又有谁敢反对。开批判会,就得有人发言。为此,连部同意:各排每班抽出一人写稿为了晚上开会发言。头几次,你搞你的大批判,我做我的忙抢收,倒也相安无事。随着运动的加码,增加大批判的力度,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冲突。有人向我提出:还要抽调人员增加大批判的力度。我不同意了,活那么忙,劳力那么紧張,还要入,难道让到手的粮食烂在地里,还有没有完。我的观点很明确:抢在大雪前把所有庄稼拉回场院,再辛苦一把,努力爭取年底全部结束脱粒。一个冬天,可天天开会,有的是时间。再说,批判稿全是抄报纸的,多抄几份,让别人念不一样?。爭论中,我也急眼了,说了牢骚话:我带五十人下地,能把玉米收回来。你们也带五十入下地大批判,看能不能把玉米批回去。这可了不的了,撞枪口了。立马,"只管生产,阻碍大批判"的各种责问,劈头盖脸。最厉害的指责是说我"典型的唯生产力论",气氛还真有点紧张。但看得出,整个连部支持我的占上风。反正我也有思想准备:种地的,春播、夏锄、秋收获天经地义。说到天边我也有理。随便别人怎么讲,我就老猪腰子,一切为收秋。其它的,免谈。大不了把我撤了,回机耕队开拖拉机去。搞政工的和管生产的特别拧,爭吵成了家常便饭。这一切都发生在十月,磕磕绊绊的,终于抢在大雪前,所有庒稼全进埸院,三班倒脱粒。到12月底如期的完成了全部农活。有一点,相当有意思,三班倒脱粒期间,大批判也自动的仃止了。也再没人在我耳边叨叨了。农活结束,大批判运动继续,爱咋咋的,咱也不管喽。不过,我挺纳闷:怎么"唯生产力论"也没入再提了,也没人再说要批判我了。我平安无事?!
年末,上場部开生产会议,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当时,事情发展也挺热闹,只不过我忙于农活不知罢了。是場部领导李书记,吴場长都讲话了:五分場小余子没错,抢收粮食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也不要再提"唯生产力论"了。这才有了我的平安无事。
"往事的十月"已过去有四十来年了,每次回想起此事总觉得很幸运,能遇上理解基层的好领导。否则,指不定会有什么结果呢。回想起过去的那一幕,我们年轻丶幼稚。在那颠颠三倒四的年代,处在各自的地位,从各自的角度,诠释各自的工作。各吹各的号,各唱各个调。不冒出些怪事,那才不正常呢。思想起来,也蛮可笑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